赓续红色血脉 传承红色基因——记“全国最美家庭”之黄德耀家庭

来源:金沙国际正网 责任编辑:黄斯达 刘方 时间:2021-09-16

  现年66岁的黄德耀出生在一个红色家庭。他的外祖母晏春山被誉为大别山的“江姐”,爷爷、小爷、父母双亲都是老红军。黄德耀1970年应征入伍,成为一名人民解放军。1979年转业后进入新县人民检察院,先后任书记员、助理检察员、检察员、纪检组长、副检察长等职务。

满门革命忠烈

  从小接受红色基因熏陶

  在黄德耀家中,珍藏着三代人的传家宝——一只老式耳环。这只耳环是黄德耀外祖母晏春山为保守秘密而跳崖牺牲时留下的唯一遗物。

  1935年,从事革命活动的晏春山因叛徒出卖被捕。敌人为了让她说出红军游击队的位置,实施酷刑。晏春山经历了非常人所能忍受的痛苦,但她坚定地说:“想让我出卖组织出卖同志办不到,共产党就在我心里头!”敌人用铁门钉穿起晏春山的双手,逼她带路去找红军游击队。双手被鲜血染红的晏春山把敌人引向远离游击队的鸡公寨大花台崖顶,她高喊一声“共产党万岁!”便纵身跳崖。后来,黄德耀的外祖父在清洗晏春山遗容时,从她血肉模糊的耳朵上取下这只耳环。

  黄德耀的母亲潘凤英也是一位令人称赞的女中豪杰。1935年参加红军,作为一名女同志,曾多次主动请缨上战场,冒着枪林弹雨救护伤员,闯过重重险关传递情报,为革命战争的胜利作出了积极贡献。

  1935年2月,黄德耀的爷爷黄本富作为红军便衣队队长,在指挥部队突围时,为了救战友,二次返回包围圈英勇牺牲,年仅36岁。

  黄德耀的小爷黄成香1935年3月参加红军。黄德耀说:“一次,小爷和我的父亲在部队偶然相见,说了一句‘等革命胜利了回家见’。没想到这一面却成了永别。”1940年,黄成香在安徽省定远县的对日战斗中英勇牺牲,尸骨无存,年仅17岁。

  黄德耀的父亲黄世祥11岁就参加了红军,先后参加过周家岗对日作战、苏中七战七捷、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等多次战斗。在1947年7月鲁中南麻战役中,黄世祥左腿被炸断,右胳膊负重伤,当场昏迷,但苏醒后又继续指挥战斗,三天后才被送往医院救治。卡在黄世祥左腿膝盖关节处的一片弹片60多年一直留在他体内,每逢阴雨天气或走路时,伤口就会疼痛难忍。

  从小时候起,黄德耀就把这些红色故事作为自己学习的鲜活教材,时刻告诫自己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在自己人生中要传承好前辈的红色基因。

传承红色基因

  无愧于心中的“检察蓝”

  “到底是什么让亲人们连命都不要?”小时候的黄德耀常常思考这个问题,直到长大后,才有了深刻的理解——那是一种责任,是担得起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的责任。从小受到革命熏陶的黄德耀,继承和发扬了祖辈的红色基因,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自觉担起这一责任。

  崇高的革命精神,优良的红色传统,对于身处和平年代的黄德耀来说,更多的是身体力行的感受和体验。1970年,黄德耀应征入伍,1979年转业后,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新县人民检察院,从书记员、助理检察员、检察员一步步成长起来,先后干过刑事技术照相、痕检、监所、法纪、纪检监察等工作。

  从事检察工作30年,黄德耀一心为检,两袖清风,经受住了权力关、金钱关、人情关的考验,抵挡住了各种威胁和利诱,对得起胸前的党徽、检徽,无愧于心中的“检察蓝”。

 牢记信念嘱托

  三尺讲台传播红色基因

  2011年,建党90周年前夕,河南电视台宣传报道健在的老红军,记者采访黄德耀的母亲潘凤英时,在她家中意外地发现3本烈士证,黄德耀一家“满门忠烈”的故事逐渐被外人所知晓。

  得知这一情况后,大别山干部学院研究决定,将这些故事编成教科书,专门请黄德耀到学院为学员讲述红色家史、红色故事,广泛传播红色基因,让更多的人了解大别山精神。

  大别山干部学院领导找到黄德耀说明来意后,已退休的黄德耀欣然应允。从此,黄德耀又有了一个新的“角色”——大别山干部学院讲师。

  黄德耀每年授课超过60场,听过他授课的学员已超过10万人。学员们纷纷表示,通过他的家庭,真正地知晓了大别山的革命历史,了解了那一代共产党人前赴后继、敢于担当的革命精神。

  无论严寒酷暑,只要大别山干部学院安排了课程,黄德耀从不迟到早退。每次授课,他都是坐着班车往返于信阳市与新县之间,却从未向大别山干部学院提出报销过一次路费。大别山干部学院的领导们心疼黄德耀的身体,提出派公车接送他,黄德耀却斩钉截铁地拒绝:“我来这儿讲课是自愿的,我不能给你们添麻烦。”

  “以前的我从未踏上讲台,刚开始上课时,有点像背稿子。后来,自己通过改变语言、加深情感与学员们互动交流,让学员真正地受到感染和鼓舞。”黄德耀说,这几年,在大别山干部学院的访谈教学课程主题从《大别山中一家人》到《满门忠烈一家人》,再到《信念的传承》,故事更加成熟、更有吸引力。

  “因为讲述的是亲人们的故事,每讲一次,我都会难过一次。专家说我每讲一次家庭亲人也是对身体的一种伤害。”头发已经花白的黄德耀说,每次讲完课后他就会失眠,有时上课时胸口会隐隐作痛,但是无论身体状态如何,只要能讲得动,他都会一直讲下去。(来源:信阳日报记者 冯康松)